EN

9 分钟 2020年2月21日

2019冠状病毒病:对香港上市公司及其高级人员的法律影响

作者
郑宝玉 Kareena Teh

合伙人

直线︰+852 2629 3207 | 手机︰+852 9661 5325 | kareena.teh@eylaw.com.hk

郭思锋 Philip Kwok

顾问律师

直线︰+852 2675 2160 | 手机︰+852 9661 1806 | philip.kwok@eylaw.com.hk

9 分钟 2020年2月21日
Related topics 最新视野

监管机构提醒准确和及时地披露内幕消息的需要

着政府和组织仍努力阻止2019冠状病毒病的传播,不同的遏制措施如边境关闭、旅行禁令、关闭办公室/工厂及取消各类活动等已开始影响在大中华区和国外企业的业务和运营。

于2020年2月4日,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证监会”)与香港联合交易所有限公司( “联交所”)发表联合声明,为上市公司提供(其中包括)财务资料披露的指引。该指引提醒上市公司,“若[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及/或相关的旅游限制对上市发行人的业务运作、汇报监控措施、系统、流程或程序造成重大扰乱,管理层应评估是否已出现任何内幕消息;如是的话,管理层应在合理地切实可行的范围内,尽快另行发出公告(该公告将独立于《上市规则》的任何适用规定)。”

自股价敏感资料(“内幕消息”)的法定程序于2013年1月1日生效以来,证监会一直积极地监察公司信息及其披露的资料以发现和调查违规问题,并在适当时采取执法行动。

根据《证券及期货条例》(第571章)(“条例”)第307B(1)条,上市公司在知道任何内幕消息后,必须在合理地切实可行的范围内尽快披露其内幕消息(“披露要求”)。根据条例第307G(1)条的规定,上市公司的高级人员必须不时采取一切合理措施,以确保有妥善的预防措施,防止就该上市公司发生违反披露要求的规定(“妥善预防措施的义务”)。违规行为可导致证监会在市场失当行为审裁处(“审裁处”)提起执法研讯,并处以罚款,包括对上市公司及其董事或最高行政人员处以最高港币800万元的罚款,并命令违规人员在最多 5年的期间内,“不得担任或留任上市法团或其他指明法团的董事或清盘人,或担任或留任该等法团的财产或业务的接管人或经理人。”此外,条例第307Z条列明,被发现违反披露要求的上市公司或其高级人员亦可能有责任向因上述违规行为而蒙受金钱损失的人支付赔偿。

过去7年间,证监会已对上市公司和高级管理人员采取了多个执法行动,当中对上市公司及其高级人员处以高达港币160万元的罚款,并取消多个涉事董事的资格。

我们在下面总结了一些相关的执法行动,以强调未及时被披露的内幕消息之类型、披露的延迟和施加的制裁。

执法案列 研讯程序展开日期
(裁定日期)
披露违规情况摘要 处罚摘要1
关于A公司的事宜 2015年7月
(2016年11月)

A公司、其主席及行政总裁未能及时披露与破产有关的法律程序

延误时间约为1周

罚款

  • A公司被罚款港币60万元
  • A公司的主席被罚款港币80万元
  • A公司的行政总裁被罚款港币60万元

其他命令

  • 两名高级人员被命令参加及完成证监会核准的培训计划
关于B公司的事宜 2016年3月
(2017年4月)

B公司、其财务总监及8名董事未能及时披露其核数师的辞任及多项交易(包括以1,550万港元出售一家全资附属公司及B公司的子公司在没有担保下支付400万至1,000万美元的重大预付款项给供应商)。

延误时间约为3周。

罚款

  • B公司,其财务总监及8名董事分别被罚款港币90万元至港币150万元

取消资格令

  • B公司的财务总监及8名董事在12到20个月的期间内不得担任上市公司或任何其他指定公司的董事或参与其管理

纪律行动

  • 审裁处建议香港会计师公会对财务总监采取纪律行动

其他命令

  • B公司被命令委任独立专业顾问,以检讨其遵守公司披露制度的程序
  • B公司的财务总监及8名董事被命令参加及完成证监会核准的培训计划
关于C公司的事宜 2016年4月
(2017年2月)

C公司、其行政总裁和财务总监未能及时披露C公司于2012年下半年所录得的重大亏损

延误时间约为13周。

罚款

  • C公司及其行政总裁分别被罚款港币100万元

取消资格令

  • C公司的行政总裁及财务总监分别在18及15个月的期间内不得担任上市公司或任何其他指定公司的董事或参与其管理

纪律行动

  • 审裁处建议香港会计师公会对财务总监采取纪律行动

其他命令

  • C公司被命令委任独立专业顾问,以检讨其遵守公司披露制度的程序
  • C公司的行政总裁及财务总监被命令参加及完成证监会核准的培训计划
关于D公司的事宜 2019年10月

D公司及其6名董事涉嫌未能在合理地切实可行的范围内尽快披露D公司在证券交易中取得的重大收益

涉嫌延误的时间约为4.5个月。

案件仍在进行中

附件

1.  通常被裁定违规的公司和高级人员亦会被命令以共同和各别方式支付证监会的调查和法律费用以及审裁处的诉讼费用。

考虑到2019冠状病毒病以及其可能引致的经济后果,我们强调以下从执法案例中需要注意的一些要点:

  • 财务表现恶化:财务表现大幅恶化(即使此类消息仅基于内部帐目)很可能需要作出披露。在关于C公司的事宜一案中,C公司于2012年8月公布的上半年未经审计的中期业绩中表明对2012年下半年的业绩“明显成长”和“获利也可进一步攀升”的期望。事实上,C公司的财务表现进一步恶化,并在2012年下半年录得重大亏损(“业绩恶化”)。在2012的中期业绩和2013年3月25日公布的2012年经审计的年度业绩之间,C公司并无发表任何盈利警告公告。审裁处裁定C公司、A先生(C公司的行政总裁兼执行董事)和B先生(C公司的财务总监兼公司秘书)违反披露要求。当中,审裁处发现,C公司早于2012年12月中旬,即截至2012年11月按月综合管理账目发给了A先生审阅时,他已知道业绩恶化的消息。同时,B先生在2013年2月收到审计师拟备的综合财务报表草拟本时亦无采取任何措施确保及时披露。审裁处还发现A先生和B先生没有确保有妥善的预防措施,以防止就C公司违反披露要求,特别指出其没有可确保财务总监可以接收按月综合管理账目的制度。鉴于违规严重,审裁处向A先生和B先生作出分别为期18个月和15个月的取消资格令。
  • 涉及上市公司的诉讼:此类诉讼(包括在香港以外的司法管辖区的诉讼)很可能需要作出披露。在关于A公司的事宜一案中,A公司的子公司向印度尼西亚法院提交了一份请愿书,要求暂缓A公司清偿债务的责任,并针对A公司发出了法院传票(“该文件”)。A公司是于2013年1月2日收到该文件,而该文件的英文译本是于2013年1月4日发送到前主席C先生和前行政总裁D先生,他们并于2013年1月8日获得与该文件有关的法律意见。A公司直到2013年1月17日才进行披露。审裁处裁定A公司、C先生和D先生违反披露要求。虽然审裁处认为C先生和D先生出席聆讯,征询法律意见及索取该文件译本等行为表现勤勉尽责,然而,他们未能更及时向公众发放有关消息(即当公司取得适当的法律意见并对香港以外司法管辖区的法律规定有合理及全面了解之时便应作出披露)。
  • 高级人员的责任:违反妥善预防措施的义务和/或因其蓄意、罔顾后果或疏忽的行为导致违反上市公司规定的高级人员(即上市公司管理层的董事、经理或秘书,或其他参与上市公司管理的人员)也须为违反披露要求承担责任。不参与管理的非执行董事(无论是独立非执董与否)应格外警惕。在关于B公司的事宜一案中,B公司的非执行董事辩称,当他被告知内幕消息时(即事件发生3周后),该违规行为已经发生并且无法逆转。审裁处拒绝了他的论点,并发现该非执行董事承认自己知道B公司未有就符合披露要求制订书面指引及/或内部监控政策,而且从未有因此对B公司违规作出任何投诉,因此他被裁定违反妥善预防措施的义务而须承担责任。审裁处还指出如持续失责,即属持续违规,而高级人员亦须为任何因蓄意、罔顾后果或疏忽行为引致的持续失责而导致的持续违规负责。在关于D公司的事宜一案中(目前有待裁决),D公司的独立非执行董事面临指控,他们被指涉嫌罔顾后果或疏忽,导致D公司未能在合理地切实可行的范围内尽快披露有关其在证券交易中取得重大收益的消息。证监会的指控是基于非执行董事知道或理应知道与公司有关的消息后(其中包括给董事会的电邮中所附的D公司内部财务报告),未能及时进行披露。

董事及管理层人员应考虑的关键步骤:

鉴于披露要求是制定于2013年,上市公司应已制定有效的系统和程序以满足披露要求。鉴于证监会和联交所的联合声明,我们预料两家监管机构将密切关注上市公司对披露要求的合规情况,一旦发现问题亦会迅速采取行动。

我们建议董事和管理层人员:

  • 提醒自己“内幕消息”在条例下的定义(请参阅证监会发表的《内幕消息披露指引》(“《披露指引》”)第13至37段);
  • 检查上市公司是否有适当的合规系统和程序以确保符合披露要求(请参阅《披露指引》第60段);
  • 检查此类系统和程序是否已正确实施,尤其是有效的报告系统,以确保财务总监能及时接收财务信息(例如每月管理账目),以及所有董事(包括非执行董事(无论独立与否))充分了解公司的业务和运营情况,确保在触发披露要求的情况下能及时进行披露;
  • 检查公司人员是否已接受适当的培训,了解上市公司的政策和程序,并懂得应对;和
  • 如对以下地方有疑问,立刻寻求独立的专业法律意见:
    • 公司是否已经触发披露要求;
    • 公司是否在识别和/或披露方面存在延误的地方;和/或
    • 即使公司未触发披露要求,公司是否亦适合进行披露。

作者感谢本所的见习律师林子乐对本文的贡献。

结语

随着政府和组织仍努力阻止2019冠状病毒病的传播,不同的遏制措施如边境关闭、旅行禁令、关闭办公室/工厂及取消各类活动等已开始影响在大中华区和国外企业的业务和运营。

关于本文

作者
郑宝玉 Kareena Teh

合伙人

直线︰+852 2629 3207 | 手机︰+852 9661 5325 | kareena.teh@eylaw.com.hk

郭思锋 Philip Kwok

顾问律师

直线︰+852 2675 2160 | 手机︰+852 9661 1806 | philip.kwok@eylaw.com.hk

Related topics 最新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