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4 分钟 2021年7月20日

香港担当大湾区争议解决中心的关键角色

作者
郑宝玉 Kareena Teh

合伙人

郑宝玉律师是林朱律师事务所有限法律责任合伙的合伙人。郑律师在其主要业务领域争议解决被誉为高度认可律师。她也在治理、法规和合规领域提供专业法律意见。

汪嘉恩 Catherine Wong

律师

汪嘉恩是林朱律师事务所有限法律责任合伙的律师。汪律师的主要业务领域包括争议解决、合规与调查。

4 分钟 2021年7月20日
Related topics 最新视野

香港在粤港澳大湾区(“大湾区”)中担当关键的角色。大湾区包括广州、深圳、珠海、佛山、惠州、东莞、中山、江门、肇庆九个中国内地城市以及香港和澳门特别行政区(“特别行政区”),面积达56,000平方公里,总人口超过7,200万[1],是世界第12大的经济体。[2]

2019年2月发布的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纲要》”)旨在加强各城市和特别行政区之间的合作,最大限度地发挥该区域的优势及增强国际竞争力。其中,香港被赋予了一个特殊的角色:提升其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并将自己打造成国际法律及争议解决服务中心。

我们将在本文概述使香港法律制度成为《纲要》关键的主要特点、内地及香港政府推出加强香港的国际竞争力的法律框架,以及一些预期的未来发展。

香港法律制度的主要特点

香港有能力承担及履行其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角色,并将自己打造成全球经济及贸易活动的国际法律及争议解决服务中心。它已经拥有国际金融中心的著名声誉,并拥有国际公认的专业服务水准,包括法律及争议解决服务。

香港将继续发扬其在两个国际公认的基石上建立的声誉:“一国两制”的原则及《基本法》赋予的宪法保护。两者都使香港,作为中国的一部分,能够保持自己的制度,包括普通法的法律制度,以及维护法治及司法独立的核心价值。值得注意的是,香港的最终上诉法院——终审法院拥有曾在其他联邦国家的最高法院担任过法官的非常任法官。加上香港与国际社会的广泛接触,香港完全可以作为一个久经考验的国际桥梁,促进大湾区内及其他中国企业“走向国际”,以及外国企业进入大湾区及更广大的中国市场。

加强香港与内地合作的措施

在香港法律制度优势的基础上,目前已经取得了重大的发展,以加强香港与内地的合作,实现《纲要》中关于最大限度地发挥大湾区的实力及提高其国际竞争力的目标。

《最高人民法院与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关于内地与香港特别行政区法院相互认可和协助破产程序的会谈纪要》

2021年5月14日,最高人民法院与香港政府就内地与香港的破产程序相互认可及协助达成了共识。[3] 根据这项将首先于上海、厦门及深圳试点的新协议,香港及内地的破产程序将得到相互认可,而清盘人/临时清盘人及管理人亦可得到协助,履行其根据香港及内地的相关破产法所规定的职责。

这是一个重要的里程碑,因为香港及内地都没有任何现有的法定框架可以处理跨境破产事务,引入这一项协议将进一步促进两个司法管辖区的法院的合作。随着两地政府的不断积极沟通,我们预计这一机制将逐步扩展到试点地区以外,并巩固两个司法管辖区的法律合作及协助。[4]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内地与香港特别行政区相互执行仲裁裁决的补充安排》

2021年5月19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内地与香港特别行政区相互执行仲裁裁决的补充安排》已全面实施。值得注意的是,该安排明确表明所有根据香港《仲裁条例》(第609章)作出的仲裁裁决都可以在内地执行,而且可以同时向内地及香港的法院申请执行仲裁裁决。[5]

随着《最高人民法院、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关于内地与香港特别行政区法院就仲裁程序相互协助保全的安排》 于2019年10月1日生效,香港成为唯一与内地签署有关仲裁程序合作安排的司法管辖区。[6] 这显示了香港在“一国两制”法治下的优势,并提高了香港的竞争力,有助于提升香港作为国际法律服务中心的地位,与《纲要》所述一致。[7]

预期的未来发展

除了上述香港与内地之间的法律安排的实施,我们预计将会有更多有助于促进两个司法管辖区之间合作的措施和进展。

相互认可及执行案件判决

2019年1月18日,《最高人民法院、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关于内地与香港特别行政区法院相互认可和执行民商事案件判决的安排》被签署,但截至本文发布之日仍未实施。这安排很大程度地扩大了香港《内地判决(交互强制执行)条例》(第597章)下现有框架的适用范围,该条例只允许相互执行于书面民事或商业协议中选择香港或内地法院为解决争议的唯一司法管辖区的金钱判决。一旦实施,大多数类型的民事或商业事项的判决,包括非金钱判决,将可以相互执行。此外,没有选择香港或内地法院为解决其民事或商业争议的唯一司法管辖区的当事人仍能从该安排中受益。[8]

扩大选择香港法律及香港仲裁为大湾区民事及商业合同的管辖法律及争议解决机制的权利

2020年,一项允许“香港独资企业(“独资企业”)采用香港法律”的试点措施于前海实施。根据这项试点措施,于深圳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注册的独资企业可以同意采用香港法律为其民事及商业合同的管辖法律。[9] 随着其成功实施,内地及香港政府现在正考虑把该措施延申到深圳及整个大湾区,以允许大湾区的独资企业在没有涉外因素的情况下采纳香港法律及香港为仲裁地。[10] 如实施该措施,深圳及整个大湾区的企业将能够利用香港法律体系的优势来解决它们的争议。香港国际仲裁中心2020年的最新案件统计显示,该中心在处理涉及各种不同管辖法律的大型国际争议方面得到了广泛认可,而在该年度启动的所有仲裁中有99.4%的案件的仲裁地为香港。[11]  

设立大湾区调解平台的建议

目前,香港及澳门政府正在讨论一项设立大湾区调解平台的建议。该建议于2020年12月11日举行的第二次粤港澳大湾区法律部门联席会议中被第一次通过,而于2021年5月14日举行的立法会会议亦确认了将积极落实设立该平台的相关工作及讨论。[12]  

结语

作为大湾区发展的一部分,正在制定及实施的法律框架是具有突破性的。它们的目的是促进及支持《纲要》内发展创新驱动的开放型经济,及大湾区市场之间互联互通的主要目标,并促进“一带一路”倡议的推进。[13] 它们已经并将继续提高香港作为全球经济贸易活动的争议解决及监管中心的竞争力。希望与中国组织开展业务的外国组织(反之亦然)应考虑在其投资及/或交易文件中选择香港法律及香港法院及/或仲裁为管辖法律及争议解决机制的优势。

本文反映的观点是作者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全球安永组织或其成员的观点。

原文发表于《亚太争议解决大奖2021 - 亚太区百名最佳女诉讼律师》(Benchmark Litigation Asia-Pacific's Top 100 Women in Litigation 2021),该榜单认可了我们的合伙人郑宝玉为2021年亚太区杰出的女诉讼律师之一。 请点击这里访问原文。

结语

我们将在本文概述使香港法律制度成为《纲要》关键的主要特点、内地及香港政府推出加强香港的国际竞争力的法律框架,以及一些预期的未来发展。

关于本文

作者
郑宝玉 Kareena Teh

合伙人

郑宝玉律师是林朱律师事务所有限法律责任合伙的合伙人。郑律师在其主要业务领域争议解决被誉为高度认可律师。她也在治理、法规和合规领域提供专业法律意见。

汪嘉恩 Catherine Wong

律师

汪嘉恩是林朱律师事务所有限法律责任合伙的律师。汪律师的主要业务领域包括争议解决、合规与调查。

Related topics 最新视野